不道情长

开心!!!今晚我的快落源泉终于到啦!!!感谢各位老师写出了这么优秀的书!!!

魏白 假期


*ooc是我的,快落是他们的
*不上升蒸煮
*深夜激情码字,胡言乱语
第一次发文,轻拍
手机码字,可能格式会乱,习惯就好×






他需要一个假期。白敬亭想。
在某一个深夜,星星月亮都没有出现的夜晚,他们在一起了。是魏大勋先告的白,他勾着白敬亭的脖子,鼻息喷洒在侧颈,口中说出的话带着些微酒气,声音低沉,小白,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。白敬亭已经记不大清当时自己说了什么,那一刻的记忆就像是浸泡在水中,咕嘟咕嘟的冒着泡,白敬亭只记得那个落在唇上的吻,那个炽热的拥抱,还有在便利店暖黄灯光映衬下魏大勋的眼,亮晶晶的,像是盛满了星星。

他们也曾在深夜的电影院里牵着手看电影,十指紧扣,魏大勋时不时会喂他一个爆米花,甜甜的,却好像怎么也吃不腻;他们也曾在火锅店的角落里点上一整桌的菜,魏大勋记得他的喜好和口味,菜上齐了就拿着个筷子不紧不慢的涮着,熟了便放进白敬亭的碗里。魏大勋吃饭的时候总喜欢眼睛盯着手机,白敬亭总是说他,他抬头看了白敬亭一眼,笑着说,要不看你好了,小白你可比手机好看多了。白敬亭面上不显,只说吃你的饭去,一天到晚叭叭的,却不知低下头都能看见泛红的耳廓。他们也曾做过最亲密的事,从额头开始的亲吻最终都在一声声喘息中溶进窗外的万家灯火中。他们和世间所有的普通情侣一般相爱,也如他们一样争吵,和解。



今晚也是一个看不见星星月亮的良夜,如同他们在一起的那晚一般无二。白敬亭在收拾行李,他的东西不多,鞋子占了一大半,剩下的都是些换洗衣物,好在箱子够大,倒也能装的下去。这个假期也许会很漫长吧,白敬亭忍不住呢喃。

他蹲在行李箱旁,环顾了一圈房子。两个人的水杯,两个人的拖鞋,两个人的毛巾,两个人的枕头,这些他都不带走,连自己那份也懒待拿了,仿佛决意将它们连同回忆一块儿丢在这里。他又低下头看看行李箱,收拾的差不多了,也是时候该走了,魏大勋并没有来,大概是还在忙着呢。

登上飞机的那一刻,心中还是有些莫名心悸,白敬亭不自觉拿起手机看了看,却被空姐礼貌的提醒关机,没有,哪怕魏大勋知道他今天要出发也没有电话哪怕一条短信过来,白敬亭眨眨眼,关了机。

飞机要飞大半天的时间,目的地距离北京跨了几个时区,白敬亭有心想睡一觉结果被飞行的轰隆声吵的不得安宁,带上耳塞也无济于事,索性摘下眼罩看看窗外的夜景,城市灯火通明,从高处看也就只如星夜点点,与在地面时从窗外望见的千家万户人家灯火无大差别,不由得兴致缺缺。

白敬亭又忍不住的想,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着了魏大勋的道,也许是那晚一切都很美好吧,魏大勋眼底的深情刚刚好,嘴里的情话刚刚好,脸上那一笑就会露出来的梨涡里盛的酒刚刚好,就连对面马路上便利店的灯光也刚刚好,以至于白敬亭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答应了。

下了飞机的白敬亭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走在机场里,和北京相差了几个小时的阳光照在身上,仿佛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。白敬亭呼了一口气,打开定位准备查找路线,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是那良夜里的一抹低沉,是平日里嬉笑怒骂里的一缕温柔,带着他对他独有的缱绻语调,席卷了白敬亭的五脏六腑,他说,白白,我在这呢。

这个假期也许不会太漫长了,白敬亭笑着,看着眼前的魏大勋,心里默默的想,眼圈悄悄的红了。